四院桥梁品质保证,认准“王小莉”牌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陈泽宇 张子尧  时间:2019-03-20 【字体:

和王小莉闲聊,是在一个飘着小雨的深夜,办公室的灯微亮着,电脑屏幕的荧光打在她的眼镜片上。“王工,怎么没开灯呀?”,“这晚了就我在,没动静,灯就自己熄了。”802办公室的最后一排,小小的身影,平和,低调,这很“王小莉”。

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“我是个不怎么追求‘进步’的人呀,你们多写写年轻人,我下个月就退休啦。”王小莉调侃说。

1985年她毕业入职,三十四个年头工作在铁四院桥梁一线,同她并肩作战的老战友个个都赫赫有名,国家铁路局副局长郑健,原铁道部鉴定中心老专家王家骧,原铁四院桥隧处“大工”邱锡元,桥梁院副院长金福海……很难想象,这些老专家,在四院桥梁踌躇起步的时候,和王小莉一起出过外业,一起画过图版,就像我们一样,在同一个办公室,探讨技术,互相复核,闲时侃侃大山,忙时加加通宵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仍然奋战在一线的,只剩下王小莉一人,她说自己“懒”,但从矍铄的目光中,我读到了“依恋”。

很多人说王小莉严肃,那是因为他们不会“投其所好”,你跟她聊技术,聊那些“桥”,那发自内心的笑,质朴,单纯。

“我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了,90年代初吧,中国铁路第一片部分预应力简支梁是我们几个做的,没有规范,只有指导性意见,王家骧总负责,我啊,郑健,邱锡元,陈艳主要负责计算,我也要画图,我还记得郑健当时负责画旋转楼梯……”

那个时候的整个设计环境还没形成系统,没有计算机程序,没有CAD,计算靠笔,画图靠笔,设计文件还是靠笔!最关键的是,规范没有成形,设计人员、总工、审查专家都是在实践中摸索,在摸索中完善。做一片简支梁,计算人员就需要6、7名,手算,复核,画图人员用图版手画,“绣花”般认真、精细,交图最少需要一年时间。也就是在那个设计手段“不那么先进”的时代,王小莉磨练出了一副十足的“耐性”,耐得住烦躁,耐得住寂寞,一笔一划,每一个数字,都必须认真对待,这是她的原则。

坚守一线,坚守本分,坚守那份少年的执着。

衡广复线白面石武水大桥36+64+36m连续梁——四院建院以来第一座大跨度特殊结构

石龙特大桥——我国铁路史上首座部分预应力混凝土连续梁桥

洛湛铁路宝庆东路立交桥——2001年以前我国半径最小的铁路桥梁

马水河(116+116米)T构桥——108米墩高的亚洲最大跨度T构

武广客运专线特殊结构桥梁——我国史无前例的高速客运专线桥

王小莉收获的“首座”奖多到她自己都记不住,她只知道,这些中国铁路各类桥梁的“蓝本”和现在每天出手的大大小小的“数字化桥梁”一样,都是她最最珍爱的宝贝。数十年战在一线,画好每一张图,她是充实、满足的。

每一个签名,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

“啊?王工复核我的桥?不是吧!”

很多小年轻怕王小莉,怕她复核,怕做她负责的项目,甚至怕和她目光相对。

王小莉严谨,苛刻,规矩多,“吹毛求疵”,前提是,跟她谈技术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,求快,对计算机软件依赖性太强,设计手段发展很快,但工程师们对手算的基本掌握不该丢。”王小莉说到这些,语气里除了严肃,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。

时代变化了,市场变化了,铁四院桥梁的业务量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。设计周期缩短,技术手段飞跃,当年手画的“石龙桥”,如今电子化的“千米级”大桥,王小莉在见证变革,但她拒绝“妥协”。基本的力学概念,良好的画图习惯,严谨的设计作风,没有任何“商量”的余地。

“我记得第一次跟王工画图,光轮廓图,我就保存了23个版本,锯齿块的位置、大小,进人洞的位置,甚至梁内检查通道,爬梯的设置,非常琐碎的附属结构,不停在追求实用、合理。”

“像王工那样抠含金量,抠经济性技术指标,真是‘抠门’到家了!”

“有些琐碎的细部构造都要求画出来,这些我们开发的钢筋图软件出不来,得一笔一划自己来,工作量增加不少啊。”

不管“牢骚”有多少,王小莉从不理会,她的脑子里有一套自己的质量控制体系,她还有一本“经济指标宝典”,从业三十多年,每一种梁型,每一种跨度,在保证足够安全系数的前提下,她总能把经济性做到最优,而这些指标,都在她纯手工的笔记本上,这是她的“指标控制数据库”,也是她从业的“良心”。

“坚守”,不等于“保守”,王小莉从来没有抗拒新理论,新软件,新思想。在她最近负责设计的金沙江宜宾智轨项目中,新的课题出现了,(21+35+21)m连续刚构曲线梁桥,曲线半径仅为100m,门式刚构与曲梁固结位置构造复杂,对预应力钢束的布置要求也极为苛刻,一般的平面计算软件不足以保证力学计算的准确性。五十多岁的王小莉,怀着“归零”的心态,和年轻人一起,学新软件,建三维全桥模型,反复计算、对比、分析,直到各项指标计算合理。

一起做项目的同事,经常看到王小莉戴着老花镜,捧着图纸,把脸贴的老近。但每张图,她依然都会反复校核。

“签字是一种仪式,工程师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”王小莉每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。

耐得住寂寞,你才配当“工”

“刚入职的时候,师傅跟我说,设计院的人尊重你,就喊你叫‘某某工’,你要受得住,更要守得住。”王小莉微笑着,目光注视着远方,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她可不是一进四院就有机会做“桥”的,那时候,“桥”是稀缺资源,你想象不到,面前的这位专家,她也做过涵洞,一做就是一年,直到现在,说起当时做陡坡涵,王小莉还颇有心得,频频感谢带她做涵洞的师父——桥梁院副总工潘茂盛。她还配过施,腰茂线一呆就是一年。她做过全桥,算过基础,画过钢筋图,设计过墩台,在从事了她也不记得多少年的“基础性”工作后,才获得了做“梁”的资格,铁路桥、公路桥、轨道交通桥,简支梁、连续梁、T构……她的成长跟现在的我们比,算是“缓慢”的,但你们知道吗,和王小莉一起画钢筋图、索图、大样图的曾经的年轻人,如今在铁四院桥梁院和中国桥梁界的关键岗位,正在把守着质量的“红线”,他们长年累月的淡泊和执着,成就着这个行业最“纯净”的空气。

戒骄戒躁,拒绝“拔苗助长”,是王小莉对年轻人的忠告,她的坚守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同,2009年,“湖北五一劳动奖章”是对王小莉最诚挚的肯定。

家庭,事业——配平的生活方程式

人们常说:“做女人难”,而我们要说:“做桥梁设计工作的女工程师更难!”如果你见过王小莉,肯定很难将眼前这个娇小柔弱的身影与现代化的铁路大桥联系起来,知道王小莉家庭状况的人更为她的坚强能干而感动。

生活中的王小莉,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母亲,家里老二即将步入高三,尽管工作繁忙,她总会尽量抽时间去与孩子交流、沟通,了解孩子的学习和生活。离开高中已经40多年之久,尽管已经听不懂儿子口中的“肽键”、“五水合硫酸铜”……严谨的她选择重新拾起课本,恶补化学、生物,和儿子一起讨论难题。夜已深,家中小小的书房里,总能听到母子之间热闹的讨论、互不相让的争辩、欢快爽朗的笑声……

这就是王小莉,四院的普通一员,她实在不太起眼,却又在引领着年轻一代,踏踏实实,兢兢业业,不畏挑战,严谨求实。

四院桥梁正在跨江跨海,正在进入“桥梁全寿命周期”“桥梁绿色建造”等新兴领域,正在“生产经营管理”“知识管理”“智能化设计”等管理系统上不断创新。我们在召唤更多的“王小莉”们,用你们科学的设计态度和高度负责的质量意识,打造越来越多的桥梁精品,让四院桥梁不断走向高端。